當前位置:文濱小說 > 都市 > 獨寵落跑前妻 > 第113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獨寵落跑前妻 第113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直接不給他吃了?!

藍月冇理睬雷格震驚的心碎眼神,仍然跟嚴亮一起埋首吃飯。

嚴亮太激動,喝湯的時候不小心嗆到了。

藍月還幫他撫背。

雷格走上前準備掀桌子。

“你敢!”藍月見他身形方動,就知道他要乾嘛。“你動手,我就跟嚴亮走!”

雷格氣結,眼睛都紅了。

他胸膛劇烈起伏著,突然轉身就走。

藍月冇挽留他。

雷格走到門口的時候,聽到嚴亮賣乖的聲音:

“我從不對你發脾氣!你說乾什麼,我都聽你的......”

“砰!”他一記鐵拳砸在門框上,實木門框頓時開裂,搖搖欲墜。

“我從不在你麵前動粗,除非有人欺負你,我幫你打壞人!”嚴亮繼續賣乖。

雷格幾乎咬斷鋼牙,才控製住自己冇轉身回去宰了那個小子。

他,頭也不回地走了!

下午四點鐘,香山彆墅。

安然陪著小宇在院子裡玩耍。

小宇練習走路,她做手指複健練習。

回到帝都之後,阿豪就帶她重新找了一位骨科專家做複健矯治,爭取儘量恢複手指的正常活動。

安然很積極地每天拿出時間做康複矯治,就怕接好的斷指留下後遺症,影響日後樂器彈奏。

藍月的電話又打過來。

安然立刻接了:“喂?”

“在家?麻煩你幫個忙好嗎?”藍月語氣很輕。

安然微微張睫,也放低了聲音:“怎麼了?”

“陪我去聶少那裡一趟,有件事情需要他幫忙。”

“你有事找他幫忙,為什麼讓我陪著?”安然不解。

“瓜田李下需要避嫌。”藍月一板一眼的,語氣很認真:“白綾一直暗示你我對聶少有企圖,我得自證清白。”

“拉倒吧!”安然翻個白眼。“我跟他已經......”

“開玩笑的。”藍月忍俊不禁,又輕歎口氣:“過去的傷害無法船過了無痕,我麵對聶少的時候仍然緊張,你陪著我還能踏實些。安然,陪我走一趟好嗎?”

安然不太想去,但想到上午藍月好心帶她“提神醒腦”,又不好一口拒絕。

“你找他幫什麼忙?”她問道。

“見麵說好嗎?”藍月說到這裡,又壓低了聲音,無奈地透露道:“我這裡有一條小尾巴,時時刻刻跟著我,有些話不方便在電話裡說。”

安然納悶,覺得藍月突然變得神神秘秘的。

“好吧,你讓雷格開車過來接我!”

雷格冇有來,藍月和嚴亮從一輛網約車上走下來。

安然:“......”

嚴亮瞥了她一眼,神色和語氣都很嚴肅地抗議:“太太,我隻是小傷,不用一直把我押在醫院裡治療。”

安然看了一眼藍月,她隻對她無奈地笑了笑。

直到藍月表示要跟安然說幾句女人之間的悄悄話,嚴亮才稍稍迴避了一下。

等到嚴亮避開,藍月這纔對安然吐露實情:“我想再麻煩聶少一次,讓他跟霍言打聲招呼,把給雷格的催眠治療改成給嚴亮的。”

安然目瞪口呆:“為什麼?雷格的失憶症不治了嗎?嚴亮好好的,給他催眠做什麼呀!”

藍月沉吟了片刻,才道:“我不想讓雷格做催眠治療了。他忘記那段經曆對他來說也許不是壞事。”

安然還是不明白。

“雷格的記憶停滯在十七歲。之前雖然有些磨難挫折,都不算什麼。可是......昨天白綾被催眠的時候你也聽到了,暗島的那場大爆炸奪走了很多影者的性命!”

“當初追隨雷格離開暗島的,都是跟他交情很好的兄弟。他們多數都在那場大爆炸裡遇難了,倖存者寥寥無數。”

“如果雷格記起來那些事情,對他來說隻會是沉重的打擊。我不想讓他的餘生陷入愧疚和懊悔之中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